脑洞倒是有,写作能力渣,反正努力学习中……

木偶恋人(七)

今天开始是古尔邦节,忙着过节,所以就一更了,节日前后总会那么忙,然后看到最近涨粉了,非常感谢你们的喜欢。

那么,我先溜了。过完节就继续更。


夜尊说完,回忆了一下前世在捆绑沈巍时顺手伸过去的咸猪手,又想起雕刻时是按照前世的手感刻的,夜尊就觉得自己当时可真有先见之明。


沈巍怎么也没想到弟弟会这样毫无顾忌的调戏自己,虽然他现在只是个木偶,虽然弟弟很有可能不知道木偶里的人是他。但他依旧羞耻的要死。


听到弟弟说他盯着刻了两个小时,沈巍第一反应是去死,只是下一秒,他就觉得不对了。用捂着的手偷偷量了一下,发现确实是他的尺寸,而且形状上也似乎一样,不过,弟弟是怎么知道他尺寸的,而且这么精准??...

木偶恋人(六)

烛九假装不可思议的绕了一圈沈巍,开始对夜尊睁眼说瞎话“老板,我听说百年以上的树木都是有灵性的,会不会是因为老板这么久的细心照顾,渐渐的有了生命?”


“说的有道理,既然这样,我得更加好好的照顾他,总有一天,他会变成真正的嵬。”夜尊说完打横抱起沈巍,把他放到餐桌前,开始日常的食物游戏。


烛九点头应和,却对沈巍眼神示威了一下,没再说什么坐下吃饭。


“烛九,你说哥哥已经开始有了生命,我把吃的都喂到嘴前了,他为什么不吃呢?难道不需要吃饭吗?”夜尊看着沈巍紧闭的嘴有些苦恼。


烛九瞥了一眼沈巍“老板,您雕刻的时候只雕刻了唇形,没有雕刻内部构造,所以嵬大哥的上下唇是黏在一起的,当然...

木偶恋人(五)



祝大家七夕快乐!也祝面面七夕快乐!


一顿饭,除了夜尊在边玩边吃,其他人都是食不言状态,默默的吃着饭菜。只有沈巍这里入口的不管多美味,都味同嚼蜡。


夜尊见差不多了,就开始跟赵云澜搭话。


“赵处长,我想请你帮一件事”


“哦?你说,只要我能帮得上,绝不推辞”赵云澜放下筷子专心听起来。


“我们家烛九因为没有学历证书,没找到工作,我想问问,有没有可以让他上学考证书的地方?”


“老板?!”烛九震惊,别啊老板,我还要杀沈巍,照顾你,怎么能去上学呢!


“总不能一辈子在街头画画过日子吧?我们应该入乡随俗”夜尊像个担心孩子未来的妈妈劝说起了烛九。


“这个得上学才行啊...

木偶恋人(四)



从郭长城口中得知夜尊瞎了这件事,沈巍犹如五雷轰顶,而赵云澜心里也咯噔了一下,会不会是因为他?


沈巍和赵云澜找过来的时候正好夜尊和烛九在收拾东西,准备回去。


沈巍看到夜尊被烛九扶着,两眼无神,难以忍受的愧疚感让他窒息。


烛九在远远的看见沈巍和赵云澜时,就一直在忍耐,他是恨不得立刻杀了沈巍的,但雅青说过,先让他们放松警惕再下手,他必须忍,于是对于拦住他们去路的人,烛九只是冷淡的开口。


“两位有事吗?如果是来买画的,请明天来吧,我们要回去了”


“谁啊?”夜尊明知故问,他不是真瞎,知道是赵云澜和沈巍,但他就是不想认他们。


“是特调处的赵处长和沈顾问”烛九说完...

木偶恋人(三)

我感觉我没更这么久,写作能力废的一塌糊涂,根本无法描写出来我脑子里的画面。但是,再怎么样也不会坑哒。凑合凑合吧


木偶嵬完成的第一天开始,夜尊在某种意义上过上了照顾植物人的生活。


烛九起初没在意,看着自家老板开心的模样就心安,每天宠溺的看着老板从卧室推出轮椅上的木偶嵬去洗手间用毛巾给木偶擦脸,擦手,刷牙,再给他梳头发,全过程自言自语的跟木偶说话。带着木偶来餐桌前,虽然烛九好心提醒嵬大哥不用吃饭,但老板依然会把东西喂过去,在木偶嵬紧闭的嘴前停留几秒后,迅速塞进自己嘴里,像个调皮的孩子道“不给哥哥吃”仿佛木偶嵬真的是个活人。


随着时间的推移,烛九意识到了问题的所在,老板不再爱跟他讲...

鬼大人和夜尊大人隔三差五的比赛项目

爱,也不爱(十五)

今日一更  很抱歉这文突然中断了那么久。


夜心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沈巍,明明做错事的是沈面,为什么要她面对?就算沈巍算的账里有她的份也不能逼她去面对吃醋的沈巍吧?夜心越想越生气,看着同样生气的沈巍,豁出去了。


“你这个变态哥哥无理取闹!我就是喜欢赵云澜怎么了?!沈面哥哥就是喜欢那个什么井然的!这里没有规定我们不能喜欢谁吧!你之前就答应过不会干涉我谈恋爱的!你这个骗子!你这个不负责任的哥哥现在过来定什么霸王条款呐!”


吃醋吃狠了的沈巍面对突然暴走的夜心,也被激怒了。总是这样,只要一面对夜心,他就跟到了更年期似得火冒三丈,夜心总能把他逼的蜕下君子端方的皮。


沈巍觉得他...

木偶恋人(二)

沈巍回来的时候就见赵云澜独自一个人坐在大厅沙发上发呆。


眼见已经是晚上,赵云澜应该在等自己带他回家,就走过去抓起赵云澜的手腕“走吧,我送你回家”


“沈巍,你坐下,我们谈谈”赵云澜抬头看沈巍,想起了夜尊。名字相似,长的一样,但夜尊很明显已经跟沈巍划清了界限,沈巍和沈嵬到底是不是一个人?


沈巍看着赵云澜的眼睛一直随着自己移动,迫不及待的开口“你……是不是恢复视力了?”


“嗯,夜尊治好的”


.刚在对面坐下的沈巍腾的一下又站起来闪到赵云澜眼前,用黑能量重新检查他的身体。


赵云澜更糊涂了,沈巍虽然认识夜尊但明显是仇视和提防,而夜尊……好像确实认错了人。那么之前夜尊...

木偶恋人(一)

一个月的打工终于结束了,要开始更文了,新开了坑,之前的坑和答应的番外也会填完的,终于可以安心读书,更文了。我感觉写作能力下降了不少,所以一定会好好努力提升的,感谢依旧不曾离去的小可爱们。

我爱面面,♡,面面最美最善良最帅。


重生的装瞎面&假装是木头的巍    he结局


原本跟亲哥哥同归于尽的夜尊怎么也没想到会重生在第一次逃出天柱,跟赵云澜对峙的时候。


被赶来的沈巍一刀砍下来,听着他冰冷的那声“闭嘴”以及“回你该去的地方” 夜尊苦笑着毫无留恋的逃离了现场。


瞬移回天柱旁边的夜尊把吞噬的烛九重新吐了出来。


“老板?”虚弱的烛九很不...

爱,也不爱(十四)

沈巍走着走着给自己顺气 ,把弟弟之前的行为归结为,沈面还小,不懂感情。这么想着,沈巍的气走了不一会就消了,而且身后的弟弟异常的乖巧,没有甩开他,也没有说不想,任由他拉着走,于是他放慢了脚步,等弟弟走到身侧,两人并肩行走。


“弟弟,我们去海洋馆吧?”沈巍没提之前的咖啡一事,他怕一提,不欢而散。


沈面不懂沈巍怎么突然又不气了,不过这跟他有什么关系,他来这儿不过是弥补面面的,对于沈巍期待的眼神,他只是面无表情的点点头,然后抽走了被沈巍牵着的手。


沈巍虽然有些失落,但也掩饰的很好,能这样陪着弟弟就已经够好了,其实没必要渴求太多的,是他太贪心了。


海洋馆里,两人出奇的安静,沈...

1 / 11

© 惊鸿一面 | Powered by LOFTER